亚搏体育客户端_主页

当前位置: 主页 » 新闻资讯 » 职工园地
生活,怎么和想象的不一样?
生活,怎么和想象的不一样?

       半夜两点,关上电脑,终于结束了一天的加班,我长长地舒了口气,随手在闺蜜群里发了一句,“好烦,又加班到这个点,明天七点还得起床。”之后又加了一个“发怒”的表情包。过了大概五分钟,群里没人回复,大概她们早就睡着了。因为第二天早起上班的焦虑,我反而有些睡不着,便走到阳台,准备先收拾一下衣服再洗澡,收衣服的过程中,出租屋旁边马路经过的车发出刺耳的汽笛声。
站在阳台看了一会儿,不远处的大桥两边还亮着各种颜色的路灯,时不时就有几辆车经过,发出不同的声音。
我不禁在想,都两点多了,还有这么多车啊,换作是在老家,到晚上十二点,就已经不怎么有车了,就连唯一的公交车,也在下午六点多就停运了。怎么忽然想起老家了呢……我在深圳租的房子离海不远,海边吹来微凉的晚风,在不知道第几次加班到半夜两点的时刻,风好像也吹得我有些动摇,当初努力来到这里,一切充满未知,好像也充满希望,这种希望是什么呢?我好像渐渐失去了方向。
      闺蜜前两天也从深圳回老家了,在镇上的某个村子里做了老师。还有很多以前的同学,他们要么留在了本市,要么回到了镇上当老师,要么和隔壁村的男孩子结婚早早成了妈妈。
而我呢,一个人在离家很远的大城市,时常加班到半夜,宿州车牌识别收费系统。每个月付着昂贵的房租和水电费,点外卖的时候总是计算着怎么满减才最划算。老家五块钱一碗的螺蛳粉,小时候放暑假在家的时候几乎天天去吃,但是在这里,二十几块一碗,也只敢几周吃一次。有一次晚上十点,我突然感到饿了,很想念螺蛳粉的味道,纠结了半天,还是点了外卖,没想到特别难吃,可我还是吃完了。因为本来就不便宜的定价,再加上夜晚变高了的配送费,价格更贵了。我不禁向家乡的朋友吐槽,说自己花了几十块钱点的螺蛳粉巨难吃,朋友回复,这个价格够她吃好几天的了,而且还是正宗的家乡味道。看着她的消息,我有些羡慕,离家越远,越想念当时不经意也不会在意的种种。心想着,等到过年放假回家,一定要好好吃上几碗。
       提到假期,公司的放假制度,春节只是七天。坐高铁来回需要两天,这样在家的时间就只有五天了。而这五天,几乎是我一整年间和家乡、亲人、朋友相处的所有时间。回想起过去看过的一篇文章提到,在外漂泊的年轻人剩下的人生中,好像陪伴家人的日子总共还不到一年。这让我觉得内疚,长大后越走越远,很少有机会在家陪伴年迈的爷爷奶奶,或是和父母吃上一顿饭。大城市这么繁华,我还能在这里坚持多久呢?这样的生活真的是我想要的吗?还没有思考出结果,差不多凌晨三点过了,我开始感受到困意,准备上床睡觉,可躺下来,又辗转反侧地睡不着。脑子里循环着刚才的工作、螺蛳粉和家乡。迷迷糊糊不知道过了多久,闹钟响起来,我睁开双眼,坐起来却不想动。过了几分钟,用力地甩甩头让自己清醒过来,看了一眼手机,六点五十几分的时候,闺蜜就在群里回复了,“要注意休息呀。”来不及思考接下来该说点什么,便直接起来洗脸刷牙,在小区门口的摊子上买了包子和豆浆,急匆匆地跑去赶BRT(快速公交)。
       在深圳的每一天,似乎都是匆忙的。等了三四分钟,BRT来了,往前走一步,便会被人群挤退回来,几分钟后又来了一辆,还是没能挤上去。按照以往的经验,下一辆一定要挤上去才行,不然就要迟到了。终于上车后,人群会拥挤在一起,每个人仿佛都是一个平面,这让我有种不好的预感,手里拎着的塑料袋里还有一杯豆浆,好像临界被挤破的边缘。但碍于BRT上没有空间变换动作,也没法拿起来看。过了两站,陆续有人下车,腾出了一些位置,我赶紧拿起塑料袋,一看果然破了。这种状况不是第一次,每次遇到却也很无奈。还记得第一次坐这趟BRT时,我兴冲冲地给闺蜜发视频,“快看快看!这趟BRT经过海呢!好漂亮啊,好开心啊!”闺蜜一连“哇”了好几次,回复我说:“看着真治愈。”可惜这种治愈是短暂的,之后每天上班的路上,在拥挤的人群中,甚至来不及抬起眼睛看看经过的那一片海。下了BRT后,我匆忙地找了个垃圾桶,把破了的豆浆扔掉,却一不小心把装在一起的包子也扔掉了。无奈只能叹一口气,“算了”,在上班的这段时间里,对于很多事,都只能是一句“算了”作为了结。到公司时,我已经满头大汗。去茶水间打好水,就坐下来开始一天的工作。每天的工作内容都差不多,刚工作的时候偶尔会犯错,免不了被领导说几句,最开始还会有点想哭,后来渐渐熟能生巧,对于新的任务也慢慢没那么手足无措了。忙碌的一天过得很快,晚上下班,又像早上一样,艰难地挤上BRT。回到家其实有点累了,但为了节省开支,我还是基本坚持自己煮饭煮菜。
吃完饭,收拾好一切,通常是九点多。这个时间,在老家生活规律中已经基本属于睡眠时段了。
      读书的时候,我总觉得自己工作赚钱了,一定会活得很开心,合肥隧道定位系统。可以买自己喜欢的东西,可以去看自己喜欢的演唱会,还能去旅行。而真的到了这个时候,反而是对未来的焦虑占据了生活的主旋律,似乎自己依旧还是没有足够的能力,负担不起过去对于生活的期望。生活,怎么和想象的不一样……当闺蜜说她要回老家当老师的时候,我没忍住向她发出感叹:“真不知道自己当初离开家的那股子勇气去哪里了,不知道我的选择是不是正确的,好像很多人都稳定下来了,只有我还在外面漂着,也不知道未来该往哪里去。”闺蜜说:“有的人天生就是属于大城市的,可能我们这种生活也不是你想要的呀。”过去在家乡,七点多等不到公交车回家的时候,拿快递还得骑半个小时电瓶车去镇上的时候,在家里没法点外卖的时候,我曾经很多次在心里暗暗对自己说:“再也不想留在这里了。”但在外独立生活,孤独困难的时候,又更会想念家里的一切.
       傍晚,阳台外的海风又吹了过来,还是微凉的。就像当初我离开家乡的初心,把我吹来了深圳,有时,又把想念吹回家乡。之前看过一部电视剧里说,主人公在大城市打拼,也有难熬的时候,她说:“在每个人漫长的人生路上,或许都会有一些难熬的瞬间。请你们一定要相信,再长的夜也会天亮,再远的路也终将到达。因为你们永远不是孤单一人。”或许生活就是这样,我们总有勇敢面对的时候。从上下班、吃饭、收拾家务,到度过期待、迷茫,再找到方向。不管怎么样,加油吧!

     地址:中国安徽省合肥市包河区宿松路与祁门路交口天御广场 3层
     设计部:中国安徽合肥市包河区东流路169号
     安庆分公司:中国安徽安庆市宿松园区茶园路121号
     电话:86+0551-63659071    86+0551-62876729
     传真:86+0551-62876729
     商务QQ:11035627 113227425
     24小时服务支持:13866723565 18919659011
     网址:(安徽门控网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http://www.ahlinbo.com (防恐系统网)